主页 > 哲理散文 > 正文

【荷塘】对不起,我来早了(小说)

2022-04-21 09:54:15 来源:禾旺文学 点击:25

1

早上起床的时候,张小爱看到了左腿膝盖上的疤痕,已经一年多了,仍是异于皮肤的黑褐色,似乎无法回复昔日的白皙。

她记得小时候身上经常摔些伤口,但都仿佛一夜之间伤口就会完好如初,以至于要凭借记忆才能找到创伤的地方,指给吉安看,和他分享儿时的趣。

吉安会捏捏她的鼻子嬉说:“真是个猴子!”

小爱打开衣橱,找那条白底绿碎花的裙子时,看到了吉安的衬衫,安静地挂在最里层。

怎么会忘记了呢?

吉安搬走的时候,小爱曾经收拾遍了所有的角落,吉安的衣物,吉安的烟灰缸,吉安的挖耳勺。

怎么会忘了呢?这件吉安的白衬衫。

左边第二颗纽扣边,有一点稍显褐色,那是小爱用漂白剂洗了好久,仍无法去除的颜色,就像他们的初始。

“我喜欢你的孤傲!”吉安望着她的眼睛。

“不,那只是我怕受伤的伪装!”小爱撅着嘴说。

她拒绝了吉安的语言,却没有拒绝吉安的拥抱。

她喜欢拥抱,喜欢被吉安抱在怀里,那暖暖的烟草味道。

她不去深究真假,不去计较爱的深浅,只要抱着就好。

那种被拥在怀里的感觉,像儿时求之不得的棉花糖,像母亲大怒之后偶尔的温存,像山村初晨的鸡鸣,像独坐山岗上仰望着的上弦月。

吉安喜欢送她礼物,一个银手镯,一个挂饰,一本书,亦或一件瓷具。

“这些很廉价的。”吉安说。

“我喜欢!”

小爱真的喜欢,她会细细地抚摸腕上的手镯,查看它的纹络。

“小爱,周末我们去爬山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吉安骑着赛车载着小爱出城,绕过城墙、护城河,踩过黄叶飘飘的乡道。小爱的口哨吹散了聚在头顶的云,天万里无云。

吉安絮絮叨叨地对她说起自己的儿时,小爱大笑,抽了细腰带绑他的手腕。

“干嘛?要玩SM吗?”吉安缩紧肩膀。

小爱就一脸坏笑地扑上去。

……

小爱的心里募地有些疼,她摇摇头,都过去了!

三十岁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小女人傲娇的资本,她,还有什么可炫耀的呢?

2

新调来的馆长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人,略显黝黑的脸,使他的严肃中多了几分冷酷,小爱很不喜欢。

而夏韬似乎也并不喜欢她。

有几次,张小爱抱着刚整理出的需要新进图书的报表,走进夏韬的办公室时,正碰上他那冷酷得欠揍的表情。

“夏馆长,这是你要的。”她放下报表转身就走。

“等一下!”夏韬的声音冷得似从地狱中传来。张小爱只觉脊背一阵凉。

她转过身,迎着他的目光,这个男人的眼神中有一种深不可测的东西,但张小爱并不惧怕。害怕,是小女孩用来欺骗年轻男子的伎俩,如当年的她与吉安。现在,她什么也不是。

“图书馆下个星期要为本市作家方克文搞一个签名售书活动,你来策划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张小爱答道。

其实,她心里在说:“为什么让我做?”但她什么也不说。

“具体需要筹备什么,以及场地费用,由你来定。”夏韬面无表情地说完,摆了摆手。

张小爱走出馆长办公室,脚步轻快了许多。

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?百思不得其解,但内心的小欢喜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晚上回到家,张小爱奖励了自已一大杯红酒。

3

方克文的签名售书活动相当成功,下班的时候,夏韬打来电话:“张小爱,晚上和我一起参加个饭局。”

张小爱心里在心里暗骂了一句,在电话里说:“好。”她还没有清高到不与领导保持一致的地步。

酒席安排在一个豪华的包厢,酒杯、餐具都那么的俗气,与方克文的作家身份毫不搭界。在座的十几人,张小爱都不认识,她感到很别扭,下意识地低了头,尽量想缩小到无。

方克文站起来,端了杯子。

“张小姐,这次多亏你的精心布置,强将手下无弱兵啊!来,哥敬你一杯!”

张小爱慌忙站起来,却忘了拿杯子,夏韬递过去,她下意识地接过来,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“来,喝了,算是哥对你的答谢酒!”方克文一饮而尽,然后望着她。

张小爱机械地端起酒杯,一口灌下去,呛得差点咳出来。

方克文又倒满一杯,说:“张小姐,这第二杯,是我们的相识酒,来,干了!”

张小爱不自觉地望了夏韬一眼,他正一脸阴沉地望着她,她像赌气似的,又一口喝下去。

“好酒量!”其它人都鼓起掌来。

张小爱擦擦嘴正准备坐下去,方克文又倒满了第三杯酒,说:“张小姐,相识是缘分,来,为缘分干杯!”

张小爱正要接过,酒杯被一只手夺过去,夏韬接过去,微微一笑,说:“小姑娘明天还要干活,饶了她吧!”

方克文哈哈一笑道:“夏馆长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了?”

4

城市的夜空特别迷人,尤其是醉酒之后。

张小爱坐在副驾驶座上,醉眼迷离地望着车窗外川流的路灯、街道,恍惚梦中。

CD里正播放着邓丽君的《夜未央》,低沉温柔的女声让她有些着迷,心底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淡淡忧伤。

夏韬一直紧握方向盘,一言不发,路灯忽明忽暗的映在他的脸上,像极了大卫·科波菲尔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开了口。

“没什么。”其实,张小爱很想客套一番。

难言的沉默。

张小爱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男人,他应该有家室了,却从未听他提及过,他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丈夫吧?她莫名其妙地产生了嫉妒。

楼下,张小爱看着他发动了车子,转身离去。

如果他要求上去喝一杯,她会答应吗?然而没有如果。

她换好睡衣躺在床上,卡夫卡的《变形记》摆在枕旁,她胡乱翻了几页,翻身下床。

衣橱里,那件白衬衫仍在,那团无法除去的浅褐色,同印在吉安后颈上的那个女人的咬痕一样,都无法从她的心里抹去了。

她卷起,塞进收纳袋里……

5

张小爱在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了脚,为此她请了半个月的假。

等到能勉强走动时,她试探着到楼下拐角的街口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拐回来,看到了夏韬的车。

她愣住了,夏韬走过来,拎了她手中的袋子,一言不发地随她上楼。

夏韬拥住了她,那么的突然,又那么的自然。

张小爱用手指划过他结实的胸口问:“你的孩子多大了?”

身边的男人怔了一下,却没有回答。

“谈谈你的妻子,好吗?”张小爱乞求地望着他的眼睛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想谈这个!”

“不,我想听!”

他叹了口气,缓缓地说:“她,去世了,连同肚里的孩子……”

张小爱紧紧地抱住了他……

6

张小爱忽然很想结婚,她在和夏韬一起用餐的时候,伸出左手说:“你不觉得上面缺一样东西吗?”

夏韬微微笑了笑,却只顾吃饭。

张小爱恼怒地用力喝汤,嘴里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,她挑衅似的看着他,夏韬只是摇摇头,不停地给她夹菜。

……

张小爱推开夏韬的办公室门,他不在,她走过去,为他整理凌乱的书桌,看到了一张压在玻璃下的照片,温柔娴静的女人的脸,带着若有若无的笑。

她小心地抽出来,愣愣地端详着。

“你干什么?谁让你动的!”

突然,走进的夏韬一把抢过去,表情陌生得让张小爱感到害怕。

她转过身,轻轻带上了门。

她听到夏韬轻轻唤她的声音……

她在心里歉意地说:“夏韬,对不起,我来早了!”

……

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