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英语散文 > 正文

银杏,我心中的菩提 - 朱文勇

2021-12-14 12:05:30 来源:禾旺文学 点击:26

作者/朱文勇

 

初冬的暖阳,洒一路明媚。疾驰的车儿,满载声声笑语。常叹时光易逝的驴友,相约万安高岭,只为那傲立千年的银杏树和片片叶子的金黄。

 

峰回路转,遥临高岭。高大古老的银杏树,矗立在丛林中,姿态雄壮,颜色醒目。由于年代久远,饱经沧桑的树干,仿佛写满了古老的故事。树上的枝丫,或婀娜多姿,或直刺苍穹,各抒诗意。扇型的叶儿,以片片金黄妆扮树梢,形成金碧辉煌的屋顶;微风吹拂,“沙沙”的曲音,像吟唱佛家《心经》那般地悠美;款款飘落,身姿如蝴蝶般轻盈,铺下了层层的金黄,让人不忍挪步。登山坡,拾小道,抬眼望,几家上了年岁的老屋,在银杏古树的簇拥下,显得更为古老和神秘,似泛黄的线装书,记载着岁月的轮回,叙述着曾经的风云。此情此景,让我心动。我徜徉在满目金黄的银杏树下,如出家脱俗一般,闭目汲吮着原始的气息,享受着远离市井喧嚣的清静。在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的时节,我欣喜,我释然,收获了满满的惬意。

郭沫若诗云:“秋天到来/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/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/而且又会飞出满园蝴蝶。”我没有诗人的才情和画意,只能把一切喜爱,用拥抱来表达,用亲吻来问候,以示对树和叶的深深挚爱,如同挚爱一个心仪的女人。

 

人常说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草木真的没有感情吗?我不敢苟同,至少银杏树是有情和灵魂的。它用生命的久长,坚守了“活化石”的美誉;用枝丫的直刺苍穹,表达积极向上的意境。它在春夏的季节里,甘于卑微,视同普通的丛林。一到繁花落尽,进入满目寂寥的秋冬季,却以满树的金黄,证明自身有着高贵的血脉。

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数百年来,那株树,那片叶,似乎又参悟了佛的心迹,驻守在那方净土,执念着那份清静,不与繁花争世界,不与他木比浮生,也不与小草论高低,年复一年,敬仰着心中的菩提。

 

我,一介凡夫俗子,没有高贵的血统示人,也没有美丽的光环炫耀,却在尘世之中孜孜地追求浮名,事有小成卖噱头,功无大立呈自喜,与矗立千年的银杏树相比,实属庸俗和不齿。时想,人活在风花雪月里,如何做到脱俗和清格,唯有像银杏树般扎根土地,淡看风云,宠辱不惊,方能弃一时之明媚,历千秋而不朽!

 

 

 

作 者 简 介

朱文勇,江西永新人,某单位工作人员。


西安治癫痫哪个医院比较好
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
治疗儿童癫痫哪里好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