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日记 > 正文

冰冷的地砖

2021-08-28 12:32:47 来源:禾旺文学 点击:28

【导读】不是不甘寂寞的人,不是需要喧闹慰藉的人。如果我曾出现在你生命的一个段落,如果你曾欣赏抑或心疼过这样一个女子,希望,想起过往,你是微笑的。不枉那落下的泪水,也不枉那些纠结,和时间的残忍、命运的编排,错过的风景,未完成的诺言,遗憾的告别。

冰冷的地砖,我穿着黑色的绸缎连衣裙,墙壁上是电视,眼前是手提,左边是一棵盆栽里的树,右边是房间的门,头顶上是吊灯,一如既往的纯白色,发着银亮的光,好似离人的眼,诉说着思念成疾。

忽而发现,已不会写诗。昨晚收到陈的一首诗,字里行间是关怀和故人想念的气息,久久盯着手机屏幕,竟找不到任何的字词来应答和回复。许久未写诗,忆起在湖的日子,有那么一帮诗酒茶友,不管是原浆酒还是龙井茶,不论是午夜漫步在梧桐树下的日子,还是毕业酒宴上的酣畅淋漓,都已离我远去。听说,时间是味良药,能很好得治愈离愁,可我怎么了,时间愈久,愈发淡定不了。也许真的不是谁残忍,活到这把岁数,该了然于心,有关相聚和离散的命题。很羡慕淡定的人,能走得干净、明朗,不似我这般拖泥带水,还带着矫情的泪水,淌在回家的路上。妈妈看着我,觉着异常陌生,可她终究理解了,这座城,确实有我四年的记忆和牵挂。因而,任由我的情绪泛滥。

已近半月,石一介先生说遗憾没为我践行。石先生是我大学的班主任,只是直到离开才算相识,难免心中落差,难免感慨、失意,却还是安于命运的编排,或者,这才是最珍贵的完满结局。那阵子,张老师和马老师各为我举行一次,一半是对学生的关爱,一半是为友人的情谊,我本意拒绝,最后还是前往,不忍抚了那般用心。陈想举行时我已打算离开,他在博客里提起与我的相识,追溯于四年之前,被不少人转发,源于他的学术身份,也因为他的文采和难得感性。本想发些回应,却觉着终究不必要,我们之间,能感念的不只这些。不管是脚伤还是杨梅,不论是电影还是豆浆,人与人间能随性的时候不多,至少于我而言是不多的。

很幸运,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。张老师常说我是“世上幸福的人”,这种幸福不是物质,不是有形的,而是福德和因缘。回望自己身边的人,确实如此。实则我是个顽劣不堪,任性妄为的人,难免狡黠,难免刁钻,却还是结识了这么几位品行、文才兼佳的人。中间曲折,故事的发展有很多意外和旁枝末节,马老师是他们之中对我“说教”最深的一个,这种说教是非常平和、平等、善意和智慧的,当然,他关爱的学生是多不胜数的,个个都是才女、才子,个个都是当之无愧的,因而我不以其徒自称,是自知,不过老师的恩惠还是铭感于心的。

不是不甘寂寞的人,不是需要喧闹慰藉的人。如果我曾出现在你生命的一个段落,如果你曾欣赏抑或心疼过这样一个女子,希望,想起过往,你是微笑的。不枉那落下的泪水,也不枉那些纠结,和时间的残忍、命运的编排,错过的风景,未完成的诺言,遗憾的告别。

冰冷的地砖,确实冷,我该站起来了。

癫痫是什么
郑州癫痫病医院哪里好
西安哪里能治小儿癫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