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马尾女孩

2022-03-30 19:01:08 来源:禾旺文学 点击:10

今天突然想起一个女孩,她的名字叫许妙红,她是我们学校超市的收银员,每次付钱的时候,她都会像孩子一样对着你笑,不是像18岁的少女一样清纯地对你笑,而是真的和小孩一般的像,那种笑容能把你带回童年玩泥巴的路边,所以高四复读时每天的疲惫,都能从她的笑容当中解脱。她有一口像狼一样尖的牙齿,小眼睛,小鼻子。嗯,记忆中她也是极瘦的,每天都是穿着超市红色的工作服和牛仔裤,并在电脑前甩着她的单马尾。所以呢,我有段时间每天再忙也要去一趟超市,只为了看她笑一笑,哪怕是不买东西。

在这之前我是很讨厌去学校的超市的,一是因为人山人海,走起路来脚跟碰脚跟,肩膀粘着另一个陌生的肩膀,但好像我们都不感到尴尬。二是因为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,变态学校的作息时间安排得和跟团旅游一样凑紧。三是最重要的原因,单纯的因为懒,呜呼哀哉。

不过,现在全班去超市最勤快的就是我了,甚至有时候还主动问同学要帮忙带些什么东西。每次他们都投来不可思议的眼光,再来一句灵魂的拷问: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乐于助人了?不过,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,好吧,我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能和她说句话而已,别无所求。没办法,在变态学校每天地狱般的煎熬她就是我最后的净土啊。

过了一段时间,也许是一个星期吧,我也记不清是多久了,她终于对我有点印象了,这完全是我每天努力换来的结果呀。超市有十几条队,我就偏偏排她这条,尽管有时候是最长的一条队,再偏偏每次都用同一个方式,同一个词语和她打招呼。呵,我就不信记不住我。呵呵,其实就是一个hello而已,因为那时候咱胆子也小啊!咱也不敢多说呀,更何况,后面还排着长长的队呢,难道在众目睽睽之下搭讪?

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就有那么一天,我为了买一本资料于是跑去学校大图书馆,是的,我是跑的,所以跑超过门口的时候,我的心怦了一下,好熟悉的身影,我来个急刹车,再来个猛回头。果然是她,天意啊,冥冥之中,老天都在帮我,经过惊吓之后的我有点不知所措,于是假装去找书来平复一下我那骚动的心。

几分钟后,我终于慢慢的走过去,用很惊喜,很虚伪的语气说:“诶,你怎么在这里呀?你不都是在超市的吗?怎么就过来这边了?”,“我被分过来了呗!”,“那不是挺爽的吗?可以看书,又没有什么人,工作量少了很多呀”,“我不喜欢这里一个人,太无聊了”,“好吧!”,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就过了20分钟,这可是牺牲我的洗澡时间换来的呀!到最后她好像是突然晃过来说“诶,你到底买不买书呀?”然后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,哎呀!还有两分钟就迟到了,我也来不及回答她,我就以100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图书馆像五楼的教室跑去,我的天还好,差一点就没命了,要是被班主任看到,只有算不说话一个眼神就能把你呛死。

说实话,今天还是特别爽的,想不到能和她说了那么多,真是太棒了,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下午一下课吃过饭不洗澡就跑去超市,如果没有发现她的人的话,就立马赶向图书馆跑去。基本上都会和她说上20到30分钟的时间,我们聊了很多,有过去与现在而迷茫的未来,她会跟我说初中毕业就去读技校的电子商务,出来后是在广州做客服,每天话筒贴着耳朵,在很多个夜晚都做着被投诉被骂的噩梦,接着被吓醒。

终于她柔弱的身体,撑不住残酷的生活,一是离开繁华而又无情的地方,所以后来,有了我们的相遇,她轻描淡写的说着扎心的过往让我自愧不如,想想自己平时学习的苦,又算得了什么呢?至少还有目标,还有梦想呀,自己还是很幸运的,因此我遇事就不怎么再抱怨了,而是学会去接受它,后来我问她“你这个打算干多久?”她犹豫了一下,说道“我也不知道”。再后来我们都沉默了。时间就这样,从班主任办公室里的老挂钟的摇晃声里溜走了,细细回想起来,还真是快呢!

慢慢的高考又一次来到了我眼前,相比上次的平静,这次还是平静,只是那天晚上确实怎么也无法入眠,慢慢地听着舍友的鼾声,一个比一个刺耳,我越发睡不着了,朦胧朦胧中好像过了很久很久,天终于亮了,今天比平常晚起一个小时,没有学校紧张又急促的起床军令号角,阿姨平时尖刺的嗓门也变得温柔了许多,急促的脚步也变得小心翼翼了,好像她声音大一点,我们就少一分似的,不过阿姨确实很好,我们偶尔也会惹她生气,可她却并不和我们计较,她包容着我们的一切过错,去安抚着我们每天不开心的同学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受益者。

6月7号这一天,每个人都很可爱,所有老师都穿着红色的短袖,胸口还有一个耐克的logo,除了像花儿一样的笑容,还有满足鼓励与希望的眼神,他们排着队像是在送我们上战场,去完成那属于我们的使命,去争夺属于我们自己的荣誉。

传说中没有炮火硝烟的战争,就这样过去了,没有战火,他却在我心中轰炸着我每一个细胞。考完的那个黄昏太阳还很晒,同学们也咧着嘴笑着,但都掩饰不住笑容下面覆盖着的一层将要告别的失落感。

离开之际,我匆匆的跑去超市,怕是错过整个世界似的,我冲进超市排查着每一个收银台,我疯狂地找着,可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扎着马尾瘦小的身影,一下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涌上心头,鼻子一酸,但旁边有人,所以还是被我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好像有什么东西碰了我的肩膀,我慢慢的把好像不属于自己的头转过去,一下子脑子就像轰炸了一般,泪水再也堵不住涌了出来,急忙的转过身快速地抹了泪水。深呼吸了几口气“你怎么在这里?不上班吗?”“有呀,我今天的工作是整理货架”“哦哦”突然一个中年女子喊道“小红,过来交接了”“诶,好的”“我先忙了”,说完便小跑过去,只留下一个跳动的马尾和一个瘦小的身影,我终究没有和她好好道别,我们走向各自的远方,没有语言,更没有眼泪,只有永恒的思念和祝福,在彼此的心中发出深沉的共鸣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北京如何治疗癫痫呢
哈尔滨市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比较有效